纯白GK

懒癌晚期已弃治_(:з」∠)_
楚路G27一本命√爱游戏爱基三√纯黑粉卷毛粉√
【我们生而高贵的斯莱特林】

今天拍片他们都说我像洋娃娃……_(:з」∠)_

【李叶】master,要咖啡么? 「上」

大概就是群里聊天一时兴起的fate po,不了解fate的可以去百度下グッ!(๑•̀ㅂ•́)و✧
Lancer李局xmaster庄花
撒狗粮慎入!!!【我难得的狗粮】
炒短篇,短到像段子,最长3章完结 一切解释权归原po,设定照搬fate,有生前回忆章节,私设,人物ooc见谅
手机打字太快有错字提醒我
=========
其实叶英打一开始就觉得圣杯战争是件很无聊的事情,还不如自己在家喝喝咖啡睡睡觉逗逗狗,叶孟秋把他打包送到冬木市的时候他还在惦记着自家傻狗的晚餐该吃啥,圣杯战争什么的,不存在的=。=

在老爷子给自己准备的别墅里咸鱼了2天,期间接到无数个电话催促自己快点召唤,终于在挂了老爷子又一个咆哮般的电话后,叶英从床上爬起慢吞吞的走向客厅。

“……召唤时要说什么来着……?”叶英沉默良久,缓缓开口念咒语,清冷的声音在诺大的房间里显得格外孤独,命运的齿轮又一次开始旋转……

伴随着法阵的光芒消失,一个身披战甲的高个男子出现在眼前。

“汝就是我的master?”

似曾相识的声音,感觉好像在那里听到过……错觉吧……?叶英盯着面前的男人,男人打量完四周回头看叶英时乌黑的眸子里闪过一丝诧异。

“阿英……?”

叶英表示如果此时手上有武器他一定拍死面前这个男人,从来没有听过有人这么叫他,但是其实内心并不排斥……?这种诡异的熟悉感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想我并不认识你,”叶英摇了摇头“我是你的master,我叫叶英,随便你怎么叫吧。”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男人眼中似乎充满了悲伤,叶英开始不安起来,奇怪,自己从未如此时态过。

“我叫李承恩,Lancer。”李承恩收起眼神,不在看像叶英。缘分这种东西,谁都说不清,生前我想好好保护你却抱憾而终,这一世的短暂相遇就让我好好珍惜吧……哪怕你一切都不再记得。

“中国人啊……这样更好,会做饭么?”叶英躺到沙发上“我已经吃够外卖了,我想吃中国菜,你给我做吧。记得清淡点,在帮我弄杯咖啡,知道咖啡是什么吧?”

李承恩很委屈但李承恩不说。

让我煽情几分钟会死啊!!!!!!!!!

【树洞】给你一朵fa♡ 01

emmm
lof恢复正常了,那我开始吧
我和她第一次认识是几年前我给忘了……_(:з」∠)_
【记性被狗吃了】那个时候我收到同学安利来玩了剑三,可惜去错了服没和同学在一起……_(:з」∠)_我去了电五圣墓山,那时候还没和服呢……
我第一个号是咩萝,摸爬打滚到了满级,过了一段时间后开始收徒
受到玩咩的影响,剑三我萌上的第一对cp是花羊
那时候想找个情缘,想凑个花羊什么的
就在花羊吧开了个贴找情缘,就遇到了她,那时候她是个萌新【虽然我也】,第一次游戏里见到她的的时候她才70多级qw

好了剩下的有时候继续吧……
反正就是个碎碎念……只是想记录下我和她的点点滴滴罢了,只要是我能回忆起来的 毕竟和她分开后我就A了游戏,已经一年多了,一直没有勇气去记下这些 对于我来说她就是我的整个剑三
因为在贴吧认识的,她知道我贴吧号,所以实在没有勇气去开帖呢……
所以只有借着lof悄咪咪的说两句了

树洞记录

这周开始写吧……_(:з」∠)_
我和我情缘花萝的百合故事,虽然游戏我已经A了一年了……_(:з」∠)_
但是我真的,很喜欢她……放不下

【李叶】从一开始的异世界 -序

为什么是-1呢hhh,我可没有多打一笔。

淡凹凸圈回来填李叶和圣坑啦x果然这几个本命才是我该待的圈子。

正剧李菊视角是正数,无衣视角是负数

ooc见谅,私设,不完全是游戏背景

老规矩,有错别字记得提醒我。

=====正文分割线


我已经记不清第一次见到那两人在一起是什么时候了,好像过了很久很久,他们深爱着彼此,至少在那之前我是这么认为的。


骗子,彻头彻尾的骗子。


从记事起我就知道我有个父亲,他是天策府府主,是皇上的宠臣,但我小时候却从未见过他。


幼年在七秀,丐帮之间周转让我认识到这片江湖。


相比都是粉嫩姑娘的七秀,君山上潇洒的饮酒的丐帮,藏剑山庄要显得特殊的多。这个大唐兵器大户,经常被各种人提起,大多数人都向往能够收到藏剑的剑贴,获得胜利之后带走神兵。


真正和藏剑的人有过交集已经是我来到苍云之后了,那年春天燕门关上空升起的太阳是如此温暖,燕帅递给我一封信,让我南下去藏剑山庄寻找我父亲,并把这封信交给他。


我是不想见李承恩的,去见一个多年对自己不管不顾的所谓的父亲?军令不可违,我必须去,但是为什么是藏剑?


春节就快到了,或许快马加鞭是可以赶上和李承恩一起过一个春节的,只是地点在毫不相干的藏剑便是了。那时候我并没有意识到,这趟南下让我卷入了一个巨大的骗局……


除夕前一天的傍晚我抵达扬州城,和藏剑的使者一起坐船前往藏剑山庄。不得不说,越靠近藏剑我越期待和李承恩相认,毕竟那是我的父亲。一路上我已经想了各种各样的开场白,就等着见到他的那一刻。


使着带我前往天泽楼,过去的路上越接近天泽楼护卫越少,那时候的我并不知道天泽楼是什么地方,只是纳闷藏剑山庄的待客之道是如此?李承恩身居高位,在江湖上也小有名气,来这偌大的藏剑山庄却住的如此僻静,甚至连护卫都少之又少。


“进去就是天泽楼,李统领在里面等你。”使者在天泽楼门前停下,打了声招呼之后转身朝楼外楼方向走去。我深吸一口气安抚了自己忐忑的心,迈着平稳的步伐走近天泽楼。


”公子,这边请。“绕过那棵巨大的海棠树,一个带着江南口音的女声在耳边响起。楼梯上走下一位一身金衣的女子。”奴婢罗浮仙,奉庄主之命前来迎接公子。“罗浮仙做出一个请的手势,我随即走到他身边。”庄主说公子从雁门关远道而来,让奴带公子先去房间休整一天,统领明天自会来找公子。“罗浮仙引我到房间门口之后开口说道,”公子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奴稍后差人给公子送上晚餐。“语罢便关上门离开。


李承恩并不想见我?我的心里充斥着浓浓的失望,或许他只是碰巧有事?听那个侍女的话语,李承恩似乎和藏剑山庄庄主在一起?也许有公事?


也好,不急着见面,让我有个心理准备,明天就要见到李承恩了,这一刻我才意识到自己是有多么渴望见到父亲,听到他叫我一声孩子……


=====待续

序章都不会太长qw明天无衣就要见到父亲和母亲了=v=

你们要坚定不移的相信我,我是亲妈。

【凯柠】cp群联文,无题

感谢参与联文的小伙伴,大家都辛苦了(≧∇≦)/
@番茄酱mao  @幡然悔悟  @啪喀  @星一金鑫_今天画画了吗  @浔  @随手取个名儿。  @过氧化银 and原po
稍后也将给tag小伙伴送上群里的传图√
=====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顺着微风洒进卧室,窗玻璃上昨晚降下的雨水仍未蒸干。闹钟响起,床上的一团不明物体动了动,从纠缠不清的被子中伸出一只手将闹钟关掉。

正想着继续睡个回笼觉以弥补昨晚打游戏浪到凌晨两点半的后果,眼睛还没闭上多久,枕头底下手机震耳欲聋的来电铃声又将她吓得差点从床上蹦起。

心中的怒火不言而喻地蹿了上来,拨通按键正准备大吼一顿时,对方清甜的声音穿了过来:
“凯莉?我到你家门口啦。”

...诶?安莉洁...?

此时凯莉小姐终于想起了前几天分别时的邀请,对着电话连连答应着,胡乱洗了把脸后向门口飞奔过去。

开门,安莉洁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今天的人儿穿了件露肩小T恤,还搭配了条柠檬色的小短裙。她将目光从手机上转向前方,却看到的是凯莉放大的脸。凯莉在对方反应过来之前便扑进了对方怀中,并在满是柠檬清香的怀里伸了个懒腰。
说到底还是相处了多年,看着怀中的人还穿着睡衣,如同小猫一样眯着双眼,她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你昨晚又熬夜了吧?”轻轻叹了口气,安莉洁认命地拖着凯莉进了屋。

“就一盘而已...放假了你可不要拦着我,我说了要放飞自我的。”怀中那一团生物有气无力地喃喃道。

“......好好,别猝死了,我会心疼的。”

“诶——”凯莉抬起头盯着安莉洁白皙的脖颈看,然后上移看向小柠檬的眼睛,“你还是心疼我的嘛~”

“我不心疼就没人心疼你啦,快去换衣服洗漱。”

凯莉又伸了个懒腰,随后脱离了柠檬味的怀抱拖着步子走进卧室。

“……换好了吗?”

已经全副武装的安莉洁无奈看着还在镜子面前不断涂涂抹抹的凯莉,觉得自己这个交往了很久的爱人实在是没必要花这么多的时间在这上面。

“你已经非常漂亮啦!不需要在化妆啦!”

“嘻嘻!安莉洁的嘴真甜。”

正在涂口红的凯莉闻言高兴的亲了安莉洁一口,看着她脸上明显的口红印,凯莉露出了得逞的笑。

她微笑着拿出纸巾擦了擦安莉洁脸上的痕迹,然后享受着安莉洁温柔的为自己披上外套。

“准备好了吗?”

安莉洁握着手里剑向凯莉微笑,凯莉则是举起了自己手里的枪,朝安莉洁回以美丽而充满自信的笑容。

“当然!我可等不及要和你组队了!!”

话音落下,两个人的面前就出现了一个散发着危险气息的黑色漩涡。

她们对视一眼,眼里充满了笑意与兴奋,然后她们手牵着手走进了那个黑色的漩涡里。

“祝我们好运!”



异界的空气是那么的难闻,无时无刻不散发着令人作呕的味道。天空永远是黑色的,上面两个红色的月亮发出诡异的光,地上的泥土仿佛因为沾了太多的鲜血而成为了黑红色。

“啊!真是的!这群怪物还是这么烦啊!”

一枪嘣掉一个想要冲上来的丑陋魔物,凯莉着迷的看着不远处挥剑的安莉洁,她仿佛舞蹈般的战斗姿态让她轻松的砍下一个又一个魔物的头颅。

“……果然,还是安莉洁最美啦!”

“bang。”

又一个魔物的头颅落地,眼里还不忘散发着诡异的光,与天上两个红色月亮的光芒相映着。凯莉吹了吹枪口,转头向不远处她的队友兼爱人安莉洁一个wink,正对上了安莉洁结束了战斗深情的望着她的目光。异界恶心的空气中此时充满了恋爱的酸臭味。

“小心——!”

魔物的头颅突然凭借着那丝诡异的光飞起,疯了般向安莉洁袭来。凯莉还未来得及扣动扳机,安莉洁已经直直的倒了下去,诡异的光也一并消失。

“安莉洁!!”凯莉急忙往安莉洁的方向奔去,却是被地上的魔物尸块绊倒,摔了个踉跄。

“可恶…”凯莉顾不上被石子扎伤的伤口,急忙爬起来去检查安莉洁的伤势。

安莉洁的部分衣物已经被鲜血染红,而鲜血的源头是刚才因为魔物头颅撕咬,而不断流血的肩膀,伤口不深,但从里面流出来的血却是止不住。

凯莉整个人都慌了,连忙将安莉洁扶起来,让她靠在自己身上:“没事吧,伤口要不要紧?”

“还好,不碍事…”安莉洁安慰着凯莉,但因为伤口传来的痛感还是她不禁皱了皱眉头。

“可是……”

“吼——”

还没等凯莉将剩下的话语说出口,便被远处传来的吼声打断了。

    “什么?!居然还有…可恶!!”

    凯莉腾出一只手举起了枪,却突然发现前方的巨型黑影显然是个比刚才那些魔物都要麻烦得多的家伙。

    “偏偏在这种时候……”她心疼地瞥了眼衣服上沾满鲜血的安莉洁,将她往自己怀里拢了拢以示安慰。“别担心!我马上就解决掉它——”

   星月魔女的枪口指向了敌人,那双深蓝的瞳孔闪过一丝杀气,准确无误地将两发子弹送入了对方心脏。

    对于伤害安莉洁的人,她凯莉绝不手下留情。

    魔物发出一声哀嚎后重重向后倒去,这片充满着不详气息的异界不易久留,凯莉决定立刻带着安莉洁离开。

   就在这时,原本已倒下的敌人却如同被鬼附身一般再次爬了起来,伤口竟然也在不断愈合。

   这下轮到凯莉愣住了,她从腰际再度摸出枪时意识到自己仅剩的子弹已在刚刚用完了。
  
魔物正在不断向她们逼近,它每一下沉重的步伐似乎都在宣告着她们已被逼入绝境的残酷现实。

    凯莉咬紧了牙关。安莉洁受了重伤不可能再战斗,从刚才开始就抿着唇一言不发,一定是伤口太疼了吧…可自己也已弹尽粮绝,无计可施。难道她们就真的要终结在此了吗…

    不,怎么可以就这样乖乖束手就擒!!!即使没有武器本小姐也…!!

    嘴角轻轻上扬,星月魔女笑着,笑自己原来也会有做出傻事的一天。

    如果我能想办法拖延时间,让安莉洁逃出去就足够了吧?

    她没有注意到,有着冰蓝色长发的女孩子一直未从她身上移开视线,明亮的柠绿色眸子就仿佛看穿了她的一切心思。

    “安莉……”
    “凯莉。”
    “嗯?!”
    “…凯莉是大笨蛋。”
    “等、等等,安莉洁!!”

    她捂着还不断流血的伤口,跌跌撞撞走上前挡在凯莉与魔物之间,在凯莉还未来得及作出反应之前。

    那一瞬间。

    寒冰与利刃齐绽,巨大的冰锥反射着寒光向敌人坠落,空中扬起晶莹的碎片,纷纷扬扬洒下。

后面他她们是怎么离开的?凯莉忘了,安莉洁也忘了。她们相互搀扶着,拖着血痕,在崎岖的路上跌跌撞撞地走着。凯莉说,小柠檬,你真傻,有这份力气还管我干嘛,自己冲出去吧。安莉洁撇了撇嘴,轻轻笑了几声,用有些飘然的声音说,你不也傻吗,还来管我。

二人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理着,最后不知是谁先打了个酿跄,摔倒在地。岩石隔着布料磨着皮肤划的生疼,二人躺在地,没有再移动。肢体经过一番恶战显然已经到了极限,现在疲惫的感觉袭来,动弹不得,显然已经力竭了。安莉洁靠在凯莉的肩上,寒气冻住了伤口,变得有些麻木。树叶掩映间,漆黑的天空零星有星辰点缀,似乎明亮,却十分遥远,仿佛随时都会被黑暗吞噬。

“安莉洁,我可真荣幸啊。”凯莉看着无尽的天空,低声感慨道,“能和第十一起并肩作战还把她拐过来了。现在她的命可是在我手里。”

“但我很幸福,”安莉洁微笑着,眼底闪烁着喜悦的光,“能遇见你真是太好了。只是现在我不止命在你手里,心在被你偷走了,魔女小姐。”

“没想到被抓了个现行了,这么快就发现了。”凯莉佯作无奈状。安莉洁玩心不减,接着说:“那么魔女小姐可要好好补偿我,我的心可收不回来了。”

“那么,把我的心寄存在你那里吧。”凯莉的尾音带着俏皮的上扬。

“期限是一辈子哦。”

“一辈子啊。。原来是如此短暂吗。”

凯莉自顾自地说着,是的,安莉洁早已化成白骨,永远地离开了人世。而凯莉成为了【永生的魔女】

“不是说好了吗。。要一辈子在一起么,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说慌呢。。”空气似乎随着凯莉的情绪在扭曲着。

“呵呵,你似乎需要帮助呢【永生的魔女】,嘻嘻嘻嘻。。”

“你是谁!”凯莉厉声呵斥道。“本小姐现在心情不好,最好给我滚远点。”凯莉放纵着自己的情绪,她已经离开,那个自己生命中最大的闪光点,那人的一言一行,那人的微笑,那人温柔的话语,好似那人从未离开,眼前的一切只是一个噩梦,快点苏醒吧凯莉,这不是真的,当你睁开双眼那一刻你会发现那个姑娘就在你的面前,她从未离开。

“嘻嘻永生魔女,你在害怕些什么?逃避些什么?”声音的主人并不打算露面,语气中带着玩味,“是因为她的死?”

“你给我闭嘴!”凯莉愤怒的骂了一句,“有本事你出来和本小姐打一架!”

“嘻嘻嘻嘻,这枚炸药还真是一点就炸啊。永生魔女,我们来谈谈吧。”

“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凯莉收敛了情绪,脸色阴沉着,山雨欲来。

“就凭我能让那个人回到你身边,怎么样,我这边足够有诚意吧。”

“我凭什么相信你?”

“你已经动摇了嘻嘻嘻,信不信由你,我有能力能让你回到最开始的地方。”

“你想要什么?”

“不不不,我不想要,什么都不想要。”声音嘲讽的开口“我只是被人拜托了,要帮你这个忙罢了,那么来选择吧魔女,回去,还是一个人继续迎着未来。”

凯莉沉默许久,最终松了口气,不管是不是对方设下的骗局我都愿意一试,因为我是如此的爱你,如此的着迷。

“好,我答应你。”

“嘻嘻嘻……”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顺着微风洒进卧室,窗玻璃上昨晚降下的雨水仍未蒸干。闹钟响起,凯莉睁开眯着眼睛看了看。时间又回到了那一天……

手机铃如期而至,凯莉却没有接起,走到门口,拉开门,看着面前的人深吸一口气,将人死死的搂在怀里。

“凯莉你……”

“嘘……别说话。”凯莉的声音似乎有魔力一般,安莉洁放下心来,轻轻拥住面前的女孩。

“我在呢。”

=====end

【凯柠】考德塔鹤望兰 【短篇一发完结】

阿银在群里点的梗艾特我的qw @过氧化银
永生魔女x天堂鸟po
架空神话po,ooc见谅
手机打字较快有错字提醒我♂
=====正文分割线=====
神历1024年的春天格外的温暖,万物复苏,人间呈现出生机勃勃的景象。

“呐,听说神界新派来了一只天堂鸟,就居住在山顶的花海那里。”“天堂鸟?”“噗……你连这个都不知道。天堂鸟是天堂引渡鸟的简称,神界的使者,当善良的人即将死去的那一刻,天堂鸟会出现在人的眼前引领他前往极乐世界。距离上一只天堂鸟回到天堂已经过去100多年了吧……”“真的?”“骗你干嘛?”

神界的天堂鸟……亡灵引渡人……呵呵,有趣。一个黑色身影一闪而过,有意思,抓来用作我的新药水的材料吧。

越接近山顶空气越稀薄,雾也越来越浓,凯莉小声念出一句咒语,周身出现一个透明的保护罩。「这鬼地方,神族的人真会挑,要不是为了药水……」凯莉不耐烦的剁了剁脚,该死,这山怎么这么高?

“请问需要帮忙嘛?”身后传来一个甜美的声音,一个身影从迷雾中缓缓朝凯莉靠近。凯莉皱了皱眉,这山顶上那里来的人……?

“不要害怕。”声音顿了顿“我叫安莉洁。”

害怕?我在这世界上活了600多年了,何来的害怕?什么事我没见过?凯莉抱手看着面前的人。“不管你是谁,你最好离我远点。”

“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安莉洁抬手挥散了周边的迷雾,附近的树林露出原本的样子。凯莉这才看清来人的样貌。切……不得不承认,是个大美人。

“我送你回去吧。”安莉洁看着凯莉淡淡开口“夜里这地方不太安全。你叫什么名字?”

“凯莉。你知道山顶的花海吗?”

“……知道。”

“带我去吧。”

安莉洁迟疑了一会“为什么是我?”

“因为这里只有你。”

“凭什么相信我?万一我要害你呢?”

“那就害吧。”凯莉一脸无所谓的表情,“你能打得过本小姐么?”

片刻后,安莉洁摇了摇头。“走这边吧。”

安莉洁走到哪里,那附近的雾就会自动散去。「不太正常啊……」凯莉跟在安莉洁身后,边走边打量着四周。

“到了。”安莉洁停下脚步,回头看向凯莉。

……

花海?这里是雾海还差不多吧?这人想干嘛?

安莉洁轻笑着挥了挥手,雾瞬间散去,一股沁人心脾的花香涌了上来。

凯莉作为一个拥有无尽生命的魔女,离开部族之后走遍整片大陆,见过美景无数,然而和面前一望无际的花海相比哪些美景却显得索然无味了。

“你就是传说中的天堂鸟?”凯莉把手插在衣服口袋里,心里开始念起无声咒。

“嗯,你们人类都这么叫。不过众神更喜欢叫我们引路人。”安莉洁缓缓开口“我们引领善良的人类步入天堂,这是我们一族的使命。”

“是嘛……”凯莉走进花海,弯下腰捡起一株考德塔鹤望兰,放在鼻尖闻了闻。“天堂鸟,在人间是一种花的名字。”凯莉轻抚鹤望兰的花瓣,笑道:“鹤望兰,别名:天堂鸟。”

“是吗?前辈倒是没有告诉过我。”安莉洁眼里闪过一丝迷惑。

凯莉走到安莉洁身边,把花递给安莉洁。“闻闻看,代表你们的花。不愧是神力庇护的地方,鹤望兰的花期在冬季,现在是春天,花却在绽放。”

安莉洁接过花,放在鼻尖轻轻吸了一口花香。“那边大树下,我们去坐会吧,爬上山我也累了。”凯莉说着不等安莉洁回复就向前走去。

两人在树下攀谈许久,一见如故大抵说的就是这样。安莉洁感觉自己困了,许是昨晚下山去引渡灵魂太累了,便开口和凯莉道了声歉,幻化成一只白鹭飞到花海中央躺下,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凯莉起身走向白鹭,轻轻笑着。“真是好骗啊,小鸟。不过……我改变主意了……”凯莉把白鹭装进大袋子里,对着袋子施了个隐身咒。提着袋子朝着山下自己的小屋走去。

「安莉洁,不要轻易相信人类。」

「人类是贪婪的!他们总想着得到一切!」

「保护好自己,300年后安全的回来。」

「安莉洁姐姐,等你回来我们一起去神殿的后花园玩!」

……

这里是哪?安莉洁睁开眼睛,四周并不是熟悉的花海。动了动腿,居然被两根锁链牢牢的扣住。她这才看清眼前的一切,一个巨大的笼子,笼子外面有很多书,杂乱的放在地上。

“你醒啦?”凯莉打开门走进房间,站在笼子外面笑着问道。

“你对我做了什么!”安莉洁很愤怒,也很懊恼自己的一时大意。

“你最好不要挣扎,这个笼子被我施过咒,你用尽一切办法也逃不了,除非我开口解除。”凯莉伸手摸了摸安莉洁的羽毛“乖,挣扎只会让你脚上的链子更紧。”

给安莉洁的笼子里的盒子加了些水,凯莉坐在笼子旁的椅子上,看着安莉洁。

“我是一个永生魔女。”凯莉开口道。“我们一族世代生活在南方的大森林里,人类畏惧我们的存在,觉得魔女是恶魔在人间的使者。我从小生活在森林里,那时候是如此向往外界的生活。于是我选择了离开。”

凯莉闭上眼睛靠在椅子靠背上“我走遍大陆,学会了很多东西,其中最为实用的,就是欺骗。”

“骗子。”安莉洁愤怒的开口。

“是啊,骗子。不久前我听说,离开大陆100多年的天堂鸟回来了,那时候我刚好在研究一种新的药剂,但是碰到了瓶颈。”

“所以你就抓起我来给你炼药么?”

“聪明。我在花海摘下来的那朵鹤望兰上施了一个昏迷咒。太快见效你必定会察觉不对劲,于是我故意让咒语晚些发作,你睡着之后我就把你带来这里了。”

“所以呢?”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凯莉话锋一转。

“……”

“后来我改变主意了。你站在花海里的样子,你变成白鹭的样子,实在是太美了。这么美丽的鸟,我可舍不得用做药材。于是我决定囚禁你,从今往后都和我在一起。”

“……你做梦!人类!我诅咒你!我诅咒你下地狱!去冰地狱感受寒冰刺入全身的感觉!”

“呵呵,小鸟,我是永生魔女,我不老不死,除非发生意外,不然我活的可能比你都久。你就安安静静的呆在这里吧。”话音刚落,凯莉便起身离开。

从今往后,你是我的阶下囚,只属于我一个人。

=====end
貌似……有点……超字数了?

【米妙】平凡 「超短篇一发完结」

平凡系列第二弹♂
第一弹产出都过去一个月了快QAQ终于想起这个系列,赶紧来码字♂
ooc见谅,刚写了其他cp的刀子来米妙写个小甜饼(/ω\)
手机打字太快可能有错别字一定要告诉我!
=====正文分割线=====
“啊……一点都不想起床!”斑驳的阳光透过窗帘洒在放在靠近窗子处的圣衣箱上,米罗揉了揉眼睛,伸了个懒腰才慢悠悠的从床上爬起来。

圣战结束后雅典娜以圣域需要人看管为理由复活了所有黄金圣斗士,让他们享受剩下的人生,这样算感谢黄金们在圣战中做出的贡献了。将教皇位置交给撒加之后雅典娜便带着那五个少年回到了日本,前任教皇大人也拉着老师跑出去嗨了,留下黄金们呆在希腊感受希腊夏天的美好。【并不】

米罗今天心情不错,哼着小调走进摩羯宫在饭厅找了个位置坐下开始涂面包。

“早上好。”卡妙走进饭厅,向众人点点头在米罗身边坐下。

“妙妙今天居然来的这么晚!?”阿布罗狄抿了一口花茶,用视线扫过米罗笑着开口道。

“去去去阿布你想什么呢!”米罗呛了一口牛奶。阿布就是这么爱开玩笑,明明昨天我被妙妙赶回天蝎宫了!抗议!

“小艾说昨晚看到你们一起下山了。”阿布罗狄撇了一眼米罗,露出一种我什么都懂的表情来。

……

昨晚卡妙一时兴起想去海边走走就拉上了米罗,本来米罗心里都计划着各种各种各种了【大家懂】却一不小心惹恼了卡妙被扔回了天蝎宫。米团子的内心:(๑ १д१)

沙加和穆坐在一边彼此说着悄悄话,时不时笑笑看着众人,小艾和阿鲁迪巴在聊新的健身方式,阿布坐在迪斯和修罗之间和他们耍嘴皮子,艾俄洛斯,撒加忙里偷闲,正在互相调侃。

米罗扫视一眼众人,最终将眼神定格在卡妙身上。复活之后两人终于捅破那层窗户纸,宣告在一起,自己时常惹卡妙生气,卡妙却越来越少冻他,每次生气了只是转身离开或者不理米罗。

“好久没有被妙妙冻啦!”米罗笑出声,自己什么时候成受虐狂了?

卡妙嘴角轻轻勾起一抹笑容,米罗总是这样傻傻的,他是他的阳光,随时都照耀在他的身边。

复活后除了撒加和大艾,其他人都很闲,大家时常约着去哪里哪里旅游,日子过得其乐融融。他们是共同守护大地的雅典娜的战士,也是一同长大的玩伴,更是一家人。过去的种种已经过去,属于他们的未来已经到来。

米罗和卡妙相视一笑,“妙妙,我们去爱情海边玩吧。”

=====end
平凡系列依旧那么短小走温馨路线啊……感觉结尾有点仓促了「捂脸」

【凯柠】迷迭香「超短篇一发完结」

本来今天该更李叶和圣斗士的_(:з」∠)_
新入群群里小伙伴们人很好刚好提了这个梗♂
想了想今天就来码了
依旧是 手机打字超级快如果有错字一定告诉我!
嗯之前码过瑞金文的大纲不过一直没更新x抽时间写了グッ!(๑•̀ㅂ•́)و✧
ooc见谅,凯莉已死设定,安莉洁轻微黑化
=====正文分割线=====
凯莉死了。

安莉洁自嘲的笑笑,缓缓从床上爬起来,凯莉已经离开一周,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属于那个人的影子。

一周前金来告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她大抵是不相信的。星月魔女凯莉,那个喜欢吃甜食女孩今早离开之前还告诉她「晚上回来一起吃蛋糕吧,新推出了一款柠檬味的蛋糕,你一定喜欢。」那时候自己一脸严肃的笑着对凯莉说:“你请客。”

凯莉告诉我,只是去处理一点小事情。我从没有担心过,因为她也很强。

金说,凯莉中了对方的圈套,他和格瑞赶过去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了。

凹凸大赛,一如既往的残忍。

“我不甘心。”水手服上溅上了鲜血,瞳孔中倒映出死者恐惧的脸。

“肮脏。”她一脚踹开地上的尸体,闭上了眼睛。「你看,我杀了她呢。」

思绪回到现在,安莉洁从衣柜中取出一条纯黑的婚纱。

婚纱是在凯莉死后第四天她自己定制的,很简洁的款式,只是在裙摆上绣着些许黑色的星星,不仔细看看不出来。

把头发轻轻盘起来,换上纯黑色的婚纱,从桌上取下一束迷迭香,走出家门。

森林深处,苍天大树的枝干遮挡住大部分阳光,平地上树立着一块墓碑。

“我来看你了,穿着婚纱。”

“那边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凹凸大赛已经进入最后关头,出个门都得小心翼翼呢!”

“凯莉……你真是个大混蛋。”

安莉洁把迷迭香放在墓碑前,手拂去墓碑上的灰尘,轻笑着看着墓碑,似乎透过这块墓碑看到了自己埋藏在心中的那个人。

慢慢闭上双眼,开始回想起他们相识,相知,相恋,再到如今的人鬼殊途,命运总是这么爱捉弄人。

天渐渐暗了下来,森林染上一抹诡异而神秘的色彩。

安莉洁终于起身走出森林。

「黄泉路上小心点,走慢点,等着我。」

「你给我的承诺我不会忘记,请你永远留住对我的爱,思念我、回想我。」

「迷迭香的花语是回忆,拭去回忆的忧伤。」

=====end
我……果然是后妈……
「你给我的承诺我不会忘记,请你永远留住对我的爱,思念我、回想我」这句话摘自百度百科迷迭香花语那里。

咩咩一个错别字,开启新大陆……_(:з」∠)_@